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兩天有機會和其他地區的大專同工一同研討明年度的各項事工和工作計劃。在會中除了討論各種營會和事工外,也討論了對於工作者如何再成長的進修計劃。其中,每年兩次的工作者在職訓練便是工作者再進修的重要機會。

  對此,會中訂出明年的訓練課程,是主要關於靈修、體驗教育和九型人格的學習,而這些訓練正是配合著明年的營隊或是工作者的個人成長所訂的課程計劃。但,若是面對當前的台灣社會,或是面對我們所帶領的學生,工作者又該要有哪些訓練呢?在最近這幾年,「公民社會」這個詞常常在許多文章或場合中被提及與討論,就是連前陣子所謂親綠學者發起的715行動與後續726的回應中都履次提及了建立「公民社會」的重要性。但反觀教會界,無論是PCT還是其他教派,無論是堂會、機構,還是我所從事的大專事工,卻鮮少有人提及這個議題,也就更別說有再深入的討論了。

  最近,我愈來愈認為台灣教會界忽視「公民社會」這個議題實在是宣教上極大的危機。想當初,若不是百年前宣教士透過教育、醫學在將台灣帶入現代化;70年代,PCT願意挺身而出,為台灣建立民主社會而奮鬥,相信以佔台灣人口3%的基督徒,不會在台灣歷史中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八月七日,遠在上帝賜給亞伯拉罕那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無情的戰火已經在身為上帝選民的以色列和他們的鄰舍黎巴嫩中綿延了數個星期。當天晚上,由國際特赦組織(AI)所發起的全球同步要求以黎停火的禱告會也在世界各地展開。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有幾次和學生聊到關於「成功」的事情。問題大多是這樣的:究竟什麼教會才算是「成功的教會」,而什麼樣才叫「成功」呢?

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復興」、「突破」、「成功」……等等這些字眼突然成了台灣教會界流行的keywords。從南到北,鄉間到城市,似乎愈來愈多的教會掛上「復興」……等等的詞彙作為口號來推展其宣教事工;漸漸地,也有愈來愈來的教會被譽為「成功」的教會。這些被稱為所謂「成功」的教會,對她們,事實上,我並沒有很深的認識。但大致看來,這些教會大多有一些共同點,例如:教友人數衆多、建築物碩大華麗、經濟能力驚人,並且通常也擁有許多的傳道人共同服事……等。對於這些教會,我並無意批評,而這也非本文的重點。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自己對「成功」的想法。對我而言,「成功」並不是外在為人所得見之物;更實在的,「成功」應該是達到真正的目標。保羅說:「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腓3:12-14)

我一直相信一件事,就是我們每個人生在這個世界上都不是偶然的。萬事萬物都有上帝的定意,因此,我們的生命在神的眼中一樣有祂的旨意。這也就是說,我們會被生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像某些哲學家說的:我們是被遺棄在世上;相反的,我們都是帶著上帝要我們完成的使命,而被生在這個世界上。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看來髮禁是真解除了。

1988年夏天,我剛結束我的小學生活,而那時台灣也剛解嚴不久。「戒嚴」與「解嚴」對一個將滿十二歲,快要進入青春期的小男生來說,除了能隱約地從身邊大人的言談和表情中感受出這好像是件不得了的大事之外,最有感覺的莫過於是「髮禁解除」的傳言了。那時,「解除髮禁」這四個字對於一個剛要邁入青春期的國一小男生來說,它的重要性完完全全地超過當時尚未有深刻感受的課業壓力和聯考陰影。猶記得小學畢業典禮還沒到來的日子裡,那時心裡就常想著,髮禁解除後的日子,我再也不用和鄰居的大哥哥一樣頭型不好,又得理著個大光頭,而且還要戴著醜得要死的飛碟大盤帽,走在路上更得提防傳說中像流氓一樣的少年隊警察。那時的我,雖然還不了解什麼叫流行,又什麼是時尚,但至少,我還可以頂著小學時期可愛的西瓜皮,或是學學當時的偶像小虎隊的帥氣模樣。

上了國中之後,沒錯!由於解嚴的關係,髮禁果真是解除了。用學校的講法是:為了讓學生能用功讀書,不要花時間在頭髮上。所以從此以後,學生雖然不用再剃光頭,但也卻只能理頂上三公分的小平頭。(這樣的政策,我該說什麼呢?難道是「謝主隆恩」嗎?真是荒謬!)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