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語是台語(台式閩南語),我可以講很溜的台語。
但記得從小到大,在學校或朋友間,國語(台式北京話)卻是我最常使用的語言。兩種語言我都可以應用自如。
我也很喜歡聽原住民朋友說母語,
那是一種連結於生命的根,最直接的情感表達。

我習慣跟很熟的好朋友,或是想要表達一種心裡很親密的感覺的時候,
我會使用台語。台語的音韻很美,說或聽台語會讓我覺得很親切。

至於禮拜,我相信上帝聽得懂所有的語言,
因此,只要以心靈和誠實敬拜,什麼語言都可以使用。
我從前習慣用台語禱告,最近,或許說國語的機會比從前在台南時,多了很多。
因此,我也漸漸台、國語交雜地與上帝交談。

語言真是奇妙。使用不同的語言,不僅對聽的人,
就是對說的人而言,都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受呀!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佳儀
  • COMMENT:
    把小米抄的文字貼在這兒

    **********
    魯米在戰爭中走過,遇見過不同種族的人,說
    不同的話語,有不一樣的習俗,相信不同的
    神。

    不同使人們彼此陌生,恐懼,彼此防衛,進而
    攻擊屠殺。

    魯米最後到了康雅,定居在大地中央這個不為
    許多人知道的平凡市鎮。

    魯米流浪多年,可以說多方的語言,可以了解
    不同種族的習慣,可以看到他們彼此如何防
    衛、恐懼,等待適當時機的攻擊。

    魯米唱出了歌聲,即使詞句有人不懂,但歌聲
    優美,使人停步聆聽。

    語言可以不同,但心裡聆聽的聲音如此相似。
  • 淡水一哥
  • COMMENT:
    這是在說
    音樂的力量 比語言更大嗎?
    是「心」的聲音吧......
  • ermite
  • COMMENT:
    在花蓮 大家的母語或慣用語言都不同
    很自然的 便是以所謂的國語溝通
    卻是在這邊 最有機會同時間聽到不同的語言
    不同的族群 不同的國籍

    阿美語(北部的阿美,海岸阿美,縱谷阿美,不太相同)
    客家語
    閩南語
    布農語
    太魯閣語
    日文
    英文
    法文(有許多法國神父,花蓮主要是法國的修會)




    很多很多

    在部落的時候 有些義工問我 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嗎?
    我說不上來
    一個字一個字來說 我懂得很少很少
    可是 對話的意思 卻可以抓到

    這是一種懂得嗎?

    這是我在這段時間的涉入所獲得的嗎?
    獲得這些,卻是沉重地令我難以承擔
    或者 其實如昆德拉所說的
    是因為輕盈 以至於無以承受?
    輕盈 因為觸不到地面 觸不到生命的苦難 觸不到生命的困頓
    可是 那好像不是重點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