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我堅定,而你卻疑惑了。

我在想,我是真的堅定嗎?
若有,那我的堅定是什麼?若沒有,那麼我又疑惑什麼呢?你問:
「我可以不用教會的語言和方式,述說祂嗎?
可以不用教會的語言和方式,接近祂嗎?若不用,祂還是祂,
而我,還是祂愛著的守著的我嗎?」

若是我,以上的問題,我都會回答:「是!」
但我真的如此確信嗎?我遲疑了……
或許,是我還沒有勇氣去承認這種跟過往所學習的傳統神學不一樣的想法;還是
我對我自己對祂的認知,我無法更肯定我自己對祂的經驗與感受;還是……

這跟我身為傳道人的職份有關嗎?即使我自認為我是一個很不像傳道人的傳道人,
我有許多「反骨」、「背道」的想法,但在教會體制之下,我仍是一個傳道人。
我敢突破身份帶給我的限制嗎?還是,它其實不是限制,是我自己限制了自己……

而我更為好奇的是,為何你在花蓮時,不曾質疑這樣的問題?
但卻是進到神學院才開始問起呢?
是環境造成的影響嗎?是身旁的人事物嗎?還是什麼,甚至是無法辨識的原因呢?

回到我自己,因你一問,我起了懷疑。誰能告訴我答案,也或許
根本沒有答案。 

上主呀!若祢願意,求祢自己告訴我吧!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佳儀
  • COMMENT:
    君平

    這陣子忙報告,前天便從我的訂閱中,看到你寫了新的文字
    但不敢連結上來看,似乎還沒準備好讀你的分享

    剛剛讀了,眼框有淚珠子在打轉
    尚且不知如何命名那些淚珠

    等報告忙完,精兵營也結束
    再想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第三個奇蹟你看過嘛?一部電影

    佳儀
  • 佳儀
  • COMMENT:

    枯,說話,擾攘嘈切
    哭,不說話

    枯,尋找解釋,天為什麼藍,草為什麼綠,花為什麼香
    哭,經歷著,給不出解釋

    枯,冷靜剛強,遠離懸崖
    哭,柔軟驚慌

    枯,急切表達,我的腳踏車與粉紅櫻花
    哭,等候聆聽

    枯,抓取,隱藏
    哭,顯露,放手臣服

    枯木,哭牆,枯乾,哭泣,枯燥,哭喊
    *********

    這幾天,眼淚掉得特別兇
    讀著你回應寄往天堂的一封信,淚珠子在眼框打轉
    昨天,讀一封信,掉淚
    聽一個牧師分享,也是掉淚

    枯與哭
    是昨天深夜,想著這三次的落淚經驗而寫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