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篇發表的文章已經有三個禮拜了。真不知道這段日子是怎麼過的……最近真的被壓得快喘不過氣來了。事情一樣接著一樣地來,我完全沒辦法自理時間,完全被工作推著走。生活就只是過一天算一天了……

還記得前篇談及時間與工作的種種。好友C要我學習「走出時間」,而我卻想「享受忙碌」。但幾乎滿檔的生活,卻讓我有種快爆炸的感覺。不只是工作,當然還有別的事……

上禮拜政道哥從台南上來為PTL同工退修會專講。剛到營地的他不顧遠行的疲憊,還約我們工作者同工們聊了好一會兒。他談了他從大專工作轉到教會牧會的心路歷程和之前在大專世界中的經驗分享。說了什麼,詳情其實有點記不得了。但印象深刻的是,無論是大專工作或是牧會的服事,只要夠認真,就會有忙不完的事。而面對這麼多的事,我們該如何自處呢?

「做最重要的事!」他這樣提醒我們。而什麼是最重要的事?在他的話裡,就是查經、禱告,並將人帶到上帝面前。

耶利米14:18b:「先知和祭司照常工作,卻不曉得自己在忙些什麼。」一天早上讀經時,頭彷彿被上帝狠狠地K了一下。

我知道自己在忙什麼啦!就是大專主日、團契查經班、淡宣入厝禮拜、228追思禮拜、總會和台北大專的網路事工、主日講道、還有自己旁聽的課程……(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忙什麼嗎?!)

什麼是最重要的事呢?只要忙最重要的事就好嗎?那,其他的事怎麼辦?

我要「享受忙碌」嗎?我能「走出時間」嗎?在「享受」和「逃離」之間,有我容身之處嗎?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rmite
  • COMMENT:

    想帶你去搭個渡輪
    看看淡水河的靜謐與神秘
  • 佳儀
  • COMMENT:
    君平

    今晚從圖書館走出來,十點。我聽見風跟樹玩捉迷藏的嘻笑聲。嶺頭的風聲,在我的經驗裡,是最狂野,最豐富,最舒緩,最寧靜,也最恣意的。很喜歡嶺頭的風聲,我常常會留心聽那些聲音,可是,所謂的留心,並不很久。最久的一次是翹課,上學期夏轉秋之際,坐在樟樹下,沒有他人干擾地呆坐了一節課,單單在那兒聽風聲看小草。可是,其他的時刻,總是匆匆地穿過風的走道。是的,匆匆。大多時候是匆匆的。匆匆之間,小手球花開,麵包樹結果,樹葉轉紅,匆匆之間,又是一年一度的聖誕季節。花蓮的朋友L說,"本來以為只是要春天了,而已。怕不小心,夏天就來了。流年就是這樣,是嗎?"

    流年跟匆匆有關嗎?我在想。

    匆匆地作著當下認為最重要的事,所以總不能駐足停留,然後又匆匆地趕往下一個目的地。渴望走出時間的我,是這樣在生活的啊,一直是這樣。然後,就在感到生命正被"重要事情"虛耗之時,才不得不停下腳步,讀讀小說,或是,走入荒野,遠離人群。

    當查經,禱告,帶領人到上帝面前等"重要的事情"變為一種虛耗能量的要素時,它也就變得"無關緊要的事情了"。有趣的是,動力經此一轉,原本以為最不重要的事情,比如尋找朝和草的紅色小花,靜看一束光線的移動,這些不起眼的事即成為最重要的事情,引人走出時間。

    遠離/享受,出走/進入,重要的事/不重要的事,輕/重......等生命狀態,或許並不二分,界線清晰,若不這樣,是怎麼一回事呢?流年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 peiyi
  • COMMENT:
    這的確是最近的狀況,從神研班回來之後大概就沒停過腳,
    真的是相當的疲憊,也許就因為疲憊,所以又讓我慎重的思想
    政道哥所說的「重要的事」。如果我想要「努力」這樣的事,
    也許我就已經落入「疲憊」之中,但如果我「享受」重要的事,
    也許我就能在當中不斷的支取能量。理想上啦...但我想去經驗..

    一起加油吧!
  • 淡水一哥
  • COMMENT:
    其實我也一直在想
    到底什麼才是「重要的事」
    對我而言,我認同政道哥的想法
    是啊,真正重要的事不就是要帶學生認識上帝、與上帝相近嗎?
    只是,煩瑣的事工與(不得不做的?)行政雜事一直占據我的生活太多
    是我該好好檢討、調整一下我的生活和工作
    就如同peiyi說的 我真的想好好地「享受」在「重要的事」裡啊!
  • ermite
  • COMMENT:
    我在台北了
    等你們兩位都忙完
    再一起去泡湯 搭渡輪

    別說那麼多了
    呵呵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