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幾次和學生聊到關於「成功」的事情。問題大多是這樣的:究竟什麼教會才算是「成功的教會」,而什麼樣才叫「成功」呢?

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復興」、「突破」、「成功」……等等這些字眼突然成了台灣教會界流行的keywords。從南到北,鄉間到城市,似乎愈來愈多的教會掛上「復興」……等等的詞彙作為口號來推展其宣教事工;漸漸地,也有愈來愈來的教會被譽為「成功」的教會。這些被稱為所謂「成功」的教會,對她們,事實上,我並沒有很深的認識。但大致看來,這些教會大多有一些共同點,例如:教友人數衆多、建築物碩大華麗、經濟能力驚人,並且通常也擁有許多的傳道人共同服事……等。對於這些教會,我並無意批評,而這也非本文的重點。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自己對「成功」的想法。對我而言,「成功」並不是外在為人所得見之物;更實在的,「成功」應該是達到真正的目標。保羅說:「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腓3:12-14)

我一直相信一件事,就是我們每個人生在這個世界上都不是偶然的。萬事萬物都有上帝的定意,因此,我們的生命在神的眼中一樣有祂的旨意。這也就是說,我們會被生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像某些哲學家說的:我們是被遺棄在世上;相反的,我們都是帶著上帝要我們完成的使命,而被生在這個世界上。

故此,「成功」的定義指的應該是「實踐生而為人的使命,完成上帝要我們去完成的目標」。個人如此,教會亦然。基督教在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教派,我也相信每一個教派都有上帝賦與她們的使命和目的。其他的教派我不便談論,但就我所屬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而言,從她在台灣140多年的宣教歷程看來,她陪著台灣走過清治、日治、國民政府,再到解嚴、政黨輪替……等社會變遷;再從南、北雙中軸心發展,到合一成立總會,不僅在平地設立教會,更在原住民部落中創造二十世紀的宣教奇蹟。到目前,PCT是台灣最大的基督教派,擁有最多的教友和教會數,不僅在一百個台灣人中就有一個是PCT的教友,無論在鄉間、海邊、山上,還是都市裡的每個小社區也幾乎都有PCT教會的蹤跡。由此,可想而知,上帝對PCT必然有其特別的旨意與使命。也因此,當大多數教會在追求所謂的「成功」時,我們又該追求什麼樣的成功呢?

當台灣時局黑暗混亂的時候,PCT扮演先知的角色振臂疾呼公義;而在台灣社會艱困難熬的時候,PCT成為祭司,作上帝與百姓的橋樑,安慰無數台灣人民的心靈。而今呢?隱身座落在台灣各地的PCT教會,我們該以什麼來作為我們追求的「成功」?我們又要如何去實踐信仰,完成上帝所要我們完成的目標呢?願上主光照我們,叫我們明白祂的旨意,並賜智慧與力量去實現祂要我們去達致的使命。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豬小草
  • COMMENT:
    我覺得很弔軌的地方是,這些教會所講的成功神學一開始跟你所定義的成功是一樣的,就是去發現神在你身上的旨意,只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卻變成「經濟收入」、「身體得醫治」、「祝福與異夢」去了。
  • ermite
  • COMMENT:
    「經濟收入」、「身體得醫治」、「祝福與異夢」
    這些,其實只是很正常很必然的一些祈求和反應罷了
    基督徒或基督宗教,並無法跳過這一區塊
    甚至可以說,這種祈求,其實反而是重要的
    可能真的要思考的是:如何在這些實存界的期待之後,生出更為深刻的東西,而非只是停留在此階段,或許才是真正的挑戰所在。
    我只是想,如果、如果有可能的話,所有的基督宗教各式各樣的團體,是在共同完成一個生命的圓滿,彼此之間如何可以生出真正的尊重,願意看見每個團體的訴求當中的美好意境,或許才更是重點。

    至於,什麼神學、什麼成功...
    也只是這一路走來的軌跡點滴
    專注在自己要追尋的事物之上
    然後 努力去做 就是了!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