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七日,遠在上帝賜給亞伯拉罕那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無情的戰火已經在身為上帝選民的以色列和他們的鄰舍黎巴嫩中綿延了數個星期。當天晚上,由國際特赦組織(AI)所發起的全球同步要求以黎停火的禱告會也在世界各地展開。



  整個活動簡單而樸實。在將近一個半小時的活動中,除了前半小時由參與的各團體代表致詞外,在牧師與神父領禱後,即進入長達近一個小時的靜默。在靜默中,參與者不分宗教、黨派、團體,皆手持白色蠟燭,或坐、或站、或在台前將已熄的排成Cease Fire的燭火重新點燃,而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向所信仰的神明祈求。關於這個活動的過程,苦勞網有詳細的報導。而在學生的網誌上,也有參與的感想,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但我自己在參與的過程中卻有另一個感想。那天,將近有十個NGO團體一同參與,在當晚致詞的代表中,只有兩三位看來是有點年紀的中年人,而其他大多數與會發言的代表看起來大概都只有三十來歲,也就是跟我差不多年紀,但這卻讓我起了很大的感想。我這樣倒不是說什麼「執行長」、「秘書長」……等等的稱呼有多偉大,或是多了不起。只是,就我自己曾在NGO工作的經驗告訴我,這除了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外,也代表著要有過人的堅持和努力,才能在所投身的機構中掙得如此職位。

  我,身為一個基督教的大專工作者,每天所面對的大多是在學的大專學生。有時,我常在想,我所做的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對於我每天所面對的這些學生,當他們在大學時期,在忙碌的課業與生活的夾縫中,加入團契、參與各種聚會和營隊,也在教會中服事學習。這在他們的人生中到底能有多大的影響?

  那天,在台上看到那麼多的年輕人,這些人在各個領域,為了他們所認為對的信念,堅持他們的理想,付出生命與努力,只為使我們所共同生活的這個社會、這個世界能更友善、更美好。而回頭看看我的學生們,每天在課業、愛情、打工、補習、團契、教會……的夾縫中辛苦的生活著。十年後、十五年後,也就是我所看見的那天在台上致詞的各團體代表的年輕人的年紀的時候,那時的我的學生們會在哪裡呢?也會有人和那些年輕人一樣,選擇走向一條不能賺錢、工作辛苦,並且要堅強的毅力才能撐下去,但卻能幫助許多人,並讓世界變得更好的路嗎?我不能確定,但,或許這就是我從現在一直要努力的目標吧!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iyi
  • COMMENT:
    今天跟又慧聊天時談到類似的議題,有些感觸。反省著,究竟信仰要將人帶到哪裡去...也許在教牧界各自努力著自己堅持的價值觀與牧養的方向,只是,對我來說,我想和學生一起努力的是拓展性的對生命的關注。意思是不斷的跨越邊境,去覺察自己,去回應人群,去貼近土地...是對本土的認同,是對普世的關懷。

    期許信仰所帶來的是-更開放的視野與彈性的態度,以及堅持著一份美善的理想與熱情,而不是封閉的爭競與功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