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日記(二)2006/9/3

  雖然Medan和台灣的時差只有一小時,但忘記調手錶就是頗嚴重的小事。原來預計七點半起床,再緩步去餐廳吃飯的美好計劃,卻硬生生地被提早一小時,也因如此,難怪餐廳裡一個人影也沒有。

  早餐時,與香港友人Gigi和Ben聊了許多,特別是關於國家認同與歷史的問題。用中文聊天果然輕鬆多了,也因為是擅長的語言,所以在討論上也能較為深入。透過閒談,我認識到從前所不認識的香港,特別是九七後的香港人民認同,其狀況雖與台灣不同,但卻也有相似之處。今早的禮拜是與GMKI(Indonesia SCM)一同。很不一樣地,在印尼禮拜竟要提早一個小時登記、簽到。禮拜中所吟唱的詩歌,曲風雖已受西方影響,以致聽來很像西洋流行音樂。即使如此,特有的南洋熱情仍是不可少的,真是好聽!

  讀經之後的講道,牧師全以印尼語宣講,當然,我們在沒有任何翻譯之下,只能看著牧師豐富的表情和動作,想像他所要帶給我們的信息。而最令人驚訝的,在牧師講道後,有一位女青年上台,或許是見證或是其他,她慷慨激昂地發表演說,時而高亢、時而低吟,再加上她情感豐富的語調和表情,甚至帶領會眾唱軍歌、呼口號。雖然沒法懂她演說的內容,但從她的表達裡,我似乎也感受到印尼人民的處境與對SCM的期待了。
  
  禮拜結束後,接著是吃飯時間,而杯晃交錯間的此時又是最重要的交流時間了。繼續早餐未完的話題,與香港友人又談到教育的問題,特別是英語教育在台灣與香港的差異。令我意外的是,即使連曾是英人殖民地的香港,目前仍積極推動英語教育,就是連少數有中文授課(約10%的課程)的香港中文大學,也正積極推動全英語授課。這使得原本鼓勵母語(廣東話)教育的香港,一方面要對抗普通話(北京話)的入侵,二方面還得面臨英語強勢的壓力。也因此,香港學生還很羨慕在台灣的大學竟是以華語上課,甚至以台語教學。反觀台灣人反而羨慕起香港學生的學習環境,使其有較台灣更優的英語能力。

  此外另一個新發現是,對於母語與華文,說與寫之間的差異。在香港,一般人民普遍使用廣東話交談,但閱讀及書寫皆使用華文。而這其間在語言上的轉換和落差,在香港,從小學開始,學校和老師就積極教導學生如何以廣東話讀出華文,因此在語與文的轉換上,對香港人並不困難。反觀台灣,因台語(或其他母語)與華文的差異性,使得台灣學生或年輕人不願再學習與使用台語為平日交談的工具,或許香港的作法值得我們參考。如此,也可避免學生在學習母語時,必須從音標學起,就像在學習另一種語言,而影響學生在學習上的意願與造成學生學習的困擾。
  
  中餐過後,營會從GMKI的開訓儀式正式開始。首先唱印尼國歌,接著有緬懷先人的靜默,再來唱GMKI頌,並宣讀青年信條。GMKI所展現的精神有如軍隊一般的感覺,大家一起唱國歌的情景,也令我想到,如果台灣也有一首好聽又好唱,並且能代表台灣精神的國歌就好了。唉~一切還是國家認同的問題吧!

  儀式後有三個簡短的演說,全以印尼語進行。經身邊的印尼青年Ganda(Gi)翻譯,我大概了解那是說明印尼歷史、印尼SCM歷史與對印尼社會的影響。而隨後的戲劇才是下午活動的高潮所在。在長達近一小時的戲劇中,GMKI用幾乎戲謔的方式,表達了印尼社會中的種種不合理現象及許多社會問題,例如:失業問題、性別問題(重男輕女)及其造成之人口失調問題、宗教對立(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經濟問題(面對歐美、日本等強國,印尼只知生產,卻不知創造。)城鄉差距、貧富差距等問題,並在戲劇中充份達了政府對社會問題的坐視不管、貪腐,只要有錢,就可買通政府,甚至對政府予取予求。

  在簡短的午茶後,接著還有一位來自印尼NGO界的著名人士的專題與坐談。當然,全又以印尼語進行。原本剛開始我還請身旁的印尼朋友翻譯,但到後來實在也懶得聽了,也就開始讀手上的資料、發呆和聊天。直到六點半左右,這場專題才結束,也終於要出發前往Parapat,正式開始這次的H.R. Workshop了。

  晚餐又是個新鮮的體驗。巴士載大家到一個看似荒廢了的兩層樓建築,進去一看,才發現這可能是間教堂。而吃的是用香蕉葉(?)包的魚、菜和飯,配上很甜、冰很大塊的紅茶。但,必須用手吃,而且超辣,根本也吃不了太多。隨便扒個幾口,算是解決了晚餐,然後終於正式出發。這時也早已近九點。但眼看著還有四個小時的車程才到得了Parapat,究竟我們何時才能到達呢?

  在車上的大伙,原本還邊望著窗外的異國風光、有說有笑,但過不幾時,大家早就累得倒在座椅上睡得不醒人事了。在近四小時的車程後,約莫凌晨0:30,一行人終於抵達Parapat我們下榻旅舍的山腳下。再來,一行人又分為三批轉搭九人小巴一路蜿蜒上山,五分鐘後,終於到達山上這次我們活動的所在地。這個看來像靈修中心的衛理會旅館,雖然不似想像中破舊,但簡陋的程度也令自台灣來的我覺得需要點時間適應(大概跟謝緯或福音園差不多吧!)而沒有熱水和抽水馬桶更令我煩惱。結果,這漫長的一日,就在疲累中,沒洗澡就先睡了。(還好,問題之後都解決了──熱水後來有了,而馬桶則找到方法與之和平共處。)
  
  真是漫長的一日啊!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