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日記(三)2006/9/4

  九月,正式進入印尼的雨季。原本以為乾季才過,天氣或許仍好。但才清晨天空就灰濛一片,似乎很難讓人感受到東南亞島國的陽光與熱力。

  七點被鐘聲喚醒,一陣梳洗過後,在餐桌與杯盤之間,又開啟了新的一天。餐畢,晨禱。在Necta帶領大伙簡短自我介紹後,終於要開始這次的Workshop課程。而今天一整天幾乎都在學習H.R. Skills,講師則是從Sri Lanka來的Philip Setunga。

  今天的課程主要為兩大部分,上午幾乎都在說明對於「人權」:“How do we do?”和“What do we do?”而早上的重點幾乎都圍繞在 “Writing Stories”上──述說關於人權的各種故事,不同國家、不同種族、不同文化、每一個個人不同的人權故事,並期待在故事的述說與傾聽中,受難者的靈魂也將被治癒(“Provide a voice to a victim”)。

  下午的課程則以1948年聯合國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進行逐條閱讀與解說,並透過來自不同國家成員的分享,使我得以看見對於人權與價值的不同思考。我對於其中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懲罰。」感受最深。雖然在台灣並不似東南亞各國有各種虐待問題,但在家暴、校園體罰、外勞處境中,仍是存在關於各種「虐待」的人權問題。而在課堂裡聽見許多東南亞國家在人權上的各種社會問題,這種情狀也令得我和香港友人深感困窘。因為對於人權,即使在我們自己的國家仍有著不同的人權問題需要關心與改善,但相較於其他東南亞國家,這些問題則相形見絀了。

  不過老實講,今天一整天上下來,聽著濃濃Sri Lanka腔英語的專題,再輔以各東南亞腔調英語的分享,到下午早已無法再持續專心下去。再看看四圍的大伙兒,相信不只我,做自己的事的人大有人在。大概,大家真的很想下課吧!:P

  到了下午六時半,講師終於宣佈下課。而大家更相約下山,到街上走走。豈知,天不從人願,走到大約三分之二路途的時候,竟開始飄雨,而大伙也趕緊打道回府。還好回頭的早,否則真要讓印尼的雨季淋得一身濕了。

  晚上的課程是紀錄片欣賞。看了兩部短短的記錄片,一是關於印度Dalits人的處境,看著Dalits婦女不斷清掃令人作嘔的糞坑,和Dalits女孩述說她永遠無法完成的夢想,真令人感到鼻酸與痛心。第二部則是關於菲律賓農民向地主爭取權利的過程,這次在2004年11月的抗爭行動中,他們失去了革命的同伴,而這些人正是他們的親人、鄰居、朋友。在整個抗爭的過程中,死傷不斷,而這正是菲律賓農民為自己爭權的悲壯歷史。
  
  一天終於如此結束了,回想今日的學習,無論是在聽講、分享,還是資料的閱讀中,實在有許許多多的想法和體會。但因著語言的關係,老實說,我並沒能全完了解講師所傳達的內容和每位學員們的回應。未來還有許多日子,我想明天會更好!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