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結束都好些日子了,忙到今天才有時間把感想寫下來,至少留個記錄,也反省自己參與活動的心情。  

  2007年4月15日,原是樂生迫遷前的最後一戰,(當然識相的政客們早在幾天前便「順應民意」以一只公文緩拆了。)但該做的事還是得做,該走的路還是得走!所以,大家都到了!

  早上作完禮拜,準備好所有的行頭,一個人坐捷運前往大伙集結的中正廟牌坊下,還不到預定的集合時間,廣場早已塞滿了人,也看見各個應援團體的旗海飄揚。

  到攤位上付錢領了期待已久的T恤,到場邊換裝綁上布條打扮一下,拿著標語,好久沒這樣了。(上次是為了外藉移工吧,好像)衝吧!關心樂生的議題也好一陣子了,但礙於平時工作太忙,因此除了在網路上瀏覽文章,和從未謀面的網友們加油打氣外,好像也沒做什麼?雖然在查經班裡偶而和學生談起,也曾在團契聚會時邀請,甚至有學生要我為他們說明樂生原委,但除了關心(甚至質疑)之外,似乎總激不起更大的行動力。於是,就我,一個人,還是要去。

  隨著時間的逼近,場內集結的伙伴愈來愈多,而各單位的旗幟也隨風飄動得更為昂揚。台上聲援的專家、學者、代表一個個上台慷慨演說,台下大伙也熱情響應著;其後更隨著工人那卡西領著大伙唱著進行曲的樂聲,口聲喊得更激昂。大家準備好要出發了吧!

  出發前,主持人用盡全身力氣地為台下參與、支持的團體一一唱名,也感謝大家一起為樂生發聲努力。在一長串近五分鐘超過100個團體的唱名中,和我們PCT相關的,唯獨「台大長老教會青年團契」(台大長青社,真有你的!還好有你們,否則我們差點缺席了Orz......)。

  從網路部落客的串連,到我在現場遇見的朋友們。長青人或許隱身在不同的團體中默默地推動著各種不同的聲援(豬小草OJ得得的爹),但我依然因為看不到長青(或TSCM)的旗幟或聽不見我們的唱名而感到些許落寞與失望了。  

  有長青的前輩把這次保留樂生的活動和十多年前的野百合運動相比。(話說野百合事件發生時,我仍不過是個困在教科書、參考書、考試,和沒日沒夜的輔導課裡的國中懵懂「慘」綠少年,而我開始參與社運的時日已是410教改運動的年代,啊~菜啦......)現在成了大專工作者(可以算是「核心」長青人嗎?)卻看著自己的學生對社會事件與議題愈來愈少的關注,(更罔論行動了!)心裡實在不甘。看來,我們該努力的路還有很長一段要走。大家一起加油吧!這可是我們長青(TSCM)的招牌呢!若我們自己把這個招牌給砸了,怎麼對得起上帝交待給我們的責任啊!(求主憐憫,阿們。)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豬小草
  • COMMENT:
    真尷尬,我不是長青的耶。。。。
  • OJ
  • COMMENT:
    小片,可惜那天沒有遇到你。其實,我倒不在乎是不是有長青的旗幟。「旗幟」好像是在台北街頭的社運比較流行,人teh作,天teh看啦。
  • 一哥
  • COMMENT:
    To 豬小草
    ^^" sorry...誤會你了,不過,如果把「長青」作「長老教會青年團契」解釋,或許可以硬ㄠ一下啦...(其實,要不是我現在是大專工作者,老實說我唸大學的時候也不是"長青人"啦....哈哈。)

    To OJ
      你說的這事,我那天也有想過。其實在各個領域或團體裡也都不乏基督徒,甚至長青人,就只差在大家沒有集結起來,以「團體/團契」的名義發聲罷了。從信仰的角度來說,雖然是「人teh作,天teh看」,但是若可以人「看得到」的方式呈現,或許也是一種為主作見證的方式吧!
  • 豬小草
  • COMMENT:
    一哥:

    更尷尬啊,我也沒參加長老教會青年團契耶。。。我是直接跳到傳道公這個身份的。

    又,OJ提到組織名稱這件事,我覺得挺有意思。之前媒抗的朋友提醒「我們」(也就是這些常在黑米上嬉戲的部落客),遊行的時候要請樂青把「我們」加到名單上,可是我們左想又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組織,也沒想因此就弄個什麼組織。哈哈。

    最後,關於MW的感慨,我自己是覺得這一方面是國語教派跟長老教會在青年數量上的比例問題;另方面,以我自己認識的長青人(有些甚至成為傳道),其實早就離社會公義的議題很遠了。
  • 一哥
  • COMMENT:
    哈哈哈.....真是太尷尬了......一直搞錯(囧)。不過,至少長老教會這件事是有一點交集的吧......哈哈

    言歸正傳,「另方面,以我自己認識的長青人(有些甚至成為傳道),其實早就離社會公義的議題很遠了。」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呀!不過,這倒也讓我們再次反省什麼才是「長青」的「核心價值」(這詞近來頗紅)?亦或是,幾十年來「長青」這個體系裡到底為台灣社會培養出了什麼樣的「長青人」?更甚者,我們對於「長青」這塊招牌底下來堅持的、所認為的、所宣講的、所做的......一切一切,它究竟是什麼?
    (會這樣想,再加上自己的非長青人背景,好像「長青」這詞似乎不必然意味著什麼吧?是這樣,或不是這樣的嗎?)
  • tim
  • COMMENT:
    院民第二代留言
    老院民及有覺醒的人在抗爭的不是住不好,而是整個過程的蠻橫無理,過程充滿欺騙與霸道,迴龍院區根本就太小,第二棟建築物的感覺好像是準備將來作為營業用個人VIP病房之設計(在所有病患都往生後),三樓以下就是最好的例子,所有認定需醫療行為(行動不便、失智、截肢過多)的院友,八個人(甚至更多)住一間病房,且共用一間衛生設備,造成房間內臭氣沖天的情況,就是將來所有院民都擠進去後的情況,原本說要低樓層的建築物,變成與地區
    醫院相結合經營,原因只有二個1.土石及其他工程之利益。2.老先生、老太太早晚要離開人世,屆時迴龍院區的醫生們,再也不用照顧老院友,醫院可以轉身一變成教學醫院或是醫學中心,何樂而不為?
    迴龍的環境本來就很糟,僅有的一個綠地,又被用來所為開發建設之用(姑且不論可能有的官商勾結),迴龍過去是出名的三不管地帶,搶案頻傳、環境髒亂、空氣污濁幾乎是這裡的最佳寫照,如今現有的公園綠地與森林,又要再挖走!大家才會反彈如此激烈,我父親也曾受樂生院照顧,沒有樂生,也沒有今日的我!我只想讓這一塊寶地變的更好,先支持不要拆遷,再變成一個像我童年般回憶的桃花源(樂生公園或樂生森林),才是對的!我支持學生的行為,我支持樂生院必須浴火重生。
  • OJ
  • COMMENT:
    最近阿嬤住院,她懷念著以前住在山腳下時可以吹自然風,然後,最近因為醫院空調,咳不出痰來,就覺得......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