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釐清昨天樂青蛋洗捷運局的事,明明結束團契晚禱已11點半的我,還硬是撐到快三點(詳情請看上一篇)才上床睡覺。

  一早起來,抱著擔心遲到的心情,早餐也來不及吃,急忙趕在8點準備出門到行政院參加今天的抗爭行動;哪知,這些原本灰曚曚的天,竟下起雨來;而我,也只好看電視乾等到8:20雨暫歇,才趕緊出門。

  大概是昨天太累,晚上又沒好好休息,一個打盹,醒來竟然已經到公館了。一整個囧。趕忙下車再搭回火車站。一番折騰,到活動現場時果然已經遲到40分,唉~現場應該已經集結了好一陣子,大概有二、三百人,除司馬庫斯族人外,多數也都是原住民。很高興的,先是看到南神的阿珈和幾個同學,帶著在台南就做好的海報上來聲援;接著,台神的學生也一個一個被我認出來,連鄭老師、曾老師和石老師也都到了,有的拿布條、有的當糾察隊、有的要演行動劇……看來,大家是請了禮拜三早上靈性小組的假過來的(嗯,誰說靈性形成一定得在學校裡讀經禱告默想分享呢?出來走走聲援弱勢者的行動,不也是靈性操練的實踐嗎?)當然,這個場合玉神的學生必定不會錯過,據了解,玉神由院長布興牧師帶隊,幾乎全校師生職員都來了。至於長青嘛,原本想邀學生參與,也讓學生體驗一下社會運動的氣氛,可是學生大多有課,又因為對運動的認同還不到請假或蹺課的程度(如果給我知道,有人這時間蹺課在睡覺或去玩,給我小心一點!)所以只有靠幾個工作者和畢契撐一下場面。不過,即使如此,長青四神也全都到齊囉~^^

  歐密牧師是今天的主持人,果然是社運老將的他,將場子控制得非常好。一步步地從說明、宣告、遊行、集結、行動……也和維持秩序的警察杯杯們保持良好的默契(就是大家彼此配合演一齣戲啦:P),整個行動在12點半左右結束,結果雖不滿意(行政院長──就是台北和平長老教會的張俊雄弟兄啦──並沒有出來簽署我們的訴求[這是早就想得到的]),但司馬庫斯願意再給政府一個月的時間答覆(當中倚岕頭目還象徵性地撕毀了原民法),所以,就看之後的發展囉!

  以上是關於今天整個行動簡單的報告。對我而言,從大學就開始跑社運的我,對今天行動的心態其實仍如往常,站在Kati所說的:「涉入與超然」的位置,我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過,今天和平、理性卻又堅決的行動依舊令人激賞。

  事實上,從今天一早下雨開始,我就一直質疑今天我為什麼要去?(雨和大概又是懶惰的心作祟)佳儀昭文姊和其他在各地的同工,還有學生們,大家都因著不同的事務牽絆而無法親至現場聲援,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關心,反而大家都在自己的地方用各種不同的方式為這事努力著。而我,能出席行動的我,又為什麼一定得去呢?

  昨晚讀了陳真的文章,再想想潔嵐哥說過的:「這種紮根,先作信仰反省的態度,是當初我們在長青,特別是中原長青所受的操練。熱心社會公義付諸實際行動的確重要,但耐久的動力和不變的熱誠,必須先從信仰的操練開始。實際上,當知道一件社會議題,特別是抗爭事件時,先安靜了解事情的原因,讀些相關報導。然後跟同工一起討論。在查經和禱告的時候引出這個議題,嘗試表達自己的一些看法,也聽同工的評論。一件社會議題一定有正負兩面,各種立場雜陳,互相衝突。在初步了解之後,就要到現場去,體會現場的力道,更看出事件有許多層次和面相;可能看到人性的光輝,也會看到人性的軟弱,體會人的罪行需要基督的拯救。然後回來,又一次的經由和同工的討論、讀經、禱告,恭聽上帝的聲音,也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我想,我還是需要在這場信仰實踐的行動中,從現場實際的參與去體驗那個「力道」,如此也讓我自己在這次關懷櫸木事件的行動中,再次確認我作為一個信仰的實踐者的身份。我為何而做?如何而做?相信不只我,也是所有生命與這個事件對遇的人,都必須一次次不斷再問自己的問題!

  
  晚上回到團契和學生分享今天的行動。有學生問,那麼之後呢?接下來要怎麼走下去?我想,就如同我在聯盟裡所分享的:「今天去參加抗爭行動,晚上帶團契又和學生談起今天的心得, 再想到你、潔嵐哥、益仁哥、凱莉姊、有智哥……大家的討論。 真覺得我們做的真的是很重要的事。 快進入二審了,如果二審判無罪,那麼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呢? 我同意潔嵐哥的看法,尊重司馬庫斯的族人的意見……但是,我仍認為對『自然與人』的關注不應該因櫸木事件解決了而停止。 這事件只是個引子,它帶我們本著信仰,重新再思考『自然與人』、『原住民與平地人』……的關係, 我想,這樣的反省、思考與發展出的論述和行動都該持續努力。 路還長得很,大家再一起努力吧!」

530行動在好生活電子報的報導

網友鳥巢拍的照片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宛諭
  • COMMENT:
    請問一下,
    你說的益仁哥,是靜宜大學的林益仁老師嗎?
  • 一哥
  • COMMENT:
    是呀,你怎麼會認識?
  • puyang
  • COMMENT:
    下次如果還有這樣的活動,
    記得通知我,因為我也想要參加,
    要不是你昨天在禱告會的分享,
    我想...
    自己對於原住民的社會議題,
    慢慢地變得沒有察覺能力,
    所以,希望自己也可以為自己的族群盡一些微簿之力。
  • 宛諭
  • COMMENT:
    沒阿!
    上學期當文化人類學的助教,
    有請他來為大一學弟妹演講,
    還滿精彩的。
  • 一哥
  • COMMENT:
    To. Puyang
    我以為是你要上班所以沒來,
    你爸有來,他應該帶你一起來的XD
  • OJ
  • COMMENT:
    突然想murmur一下。以前也常遇到,有人問說,「若有這活動記得要通知他」這類的請求,但是這其實還是沒辦法讓人養成主動關心的動機。可以的話,在分享的同時也給出能適時關心,即時取得訊息的方式,想必跟只有街收到訊息才上街走一回,有很不一樣的差別喔!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