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日記二 2007/6/23

  巴黎的天氣很乾,所以睡覺時鼻子很不舒服,連我這好吃睏的人半夜都不禁醒來好幾次,但總算有一夜休息,直到清晨來臨。

  吃完典型的西式早餐,今天第一站是沙特大教堂(Chartres de Cathedral)。一行人先搭地鐵,再轉火車,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行程,輾轉到了沙特小鎮。時陰時雨時晴的天氣,實在叫人捉摸不定,傘是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地的陪我們渡過今天。

  出了沙特火車站,舉目就能望見沙特大教堂兩座建於不同時期、風格迥異的尖塔。從第八世紀建到十三世紀才完工的沙特大教堂,其間受戰火波及毀壞,重建了有五次之多。因此,教堂內外的風格可看出這五百年間建築美學的更迭,從古中世紀到哥德風,交錯並陳在教堂的每一處,而她的宏偉與壯觀也實在令人驚嘆。也難怪沙特大教堂被視為世界最偉大的宗教建築,當然也被聯合國定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了。沙特大教堂內最著名的,即是她的光彩炫麗的彩色玻璃,尤以她獨有的藍色花窗更為著名,特別是一幅“Blue Mary”(藍色瑪利亞)更是經典。除此之外,教堂內外的雕塑也叫人嘆為觀止。想像中世紀的教會,為了使廣大不識字的平民信徒能了解聖經中的道理,教堂用盡心力以彩色花窗與大量的雕塑呈現聖經裡的每一個聖經故事與耶穌所說的道理。看著這莊嚴浩瀚的偉大的建築,心裡想的是,當時的教會如何有如此雄厚的財力與人力,在戰亂仍頻,平民百姓生活困頓的中世紀,建造那麼巨大的教堂。雖然馬牧師一直強調,這是一種當時的人民為了愛上帝的緣故,願意將自己所擁有的、最好的獻給上帝的行動;可是我心裡面的不安卻隱隱浮現。即使造成了這樣偉大的教堂,但當時受命建造的信徒是怎樣的心態?而為了蓋教堂而大量捐獻的信徒心裡又在想著什麼?還有,當教會要花這麼多錢建造這麼一座大教堂時,教會裡的領袖們心裡為的又是什麼?看著這麼一座大教堂,我心中除了敬畏,大概就是那不願受束縛、控制的反叛意志又不經意冒了出來。總之,即使我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我總覺得這事並不像馬牧師講的那麼簡單就是。

  今天中餐在一家柬埔寨華僑開的中餐廳吃飯,即使餐食裡濃濃的香港味,仍算使我們吃到熟悉的家鄉料理。之後,一行人又搭上火車前往下一站──凡爾賽宮(Versaille Chantre)。老實說,或許是昨天羅浮宮的印象太美,也或許目前凡爾賽宮尚在整修,總覺得凡爾賽宮並不如想像中豪華。她的佔地雖大,但外牆沒有特別的雕花或裝飾,不過城堡內的花園和水池仍然很有看頭。進到宮裡,法國皇室的奢華才真正展現,從路易十四、路易十六到拿破崙短短兩百年的興衰,似乎並不影響皇室的豪奢生活太多。皇宮內雕樑畫棟,各種繪畫與雕刻的精品處處皆是,特別是皇帝與皇后的寢室更是富麗非凡。不過,一想到這些自皇帝以下的貴胄朝臣們每天必須生活在數不清的繁文縟節中,尤其皇帝更是連一點隱私也沒有,生活中的大小事都必須在數不清的皇室規條中公開進行,這樣的日子實在叫人無福消受,也實在皇帝並不是人人都當得起的呀!

  結束了凡爾賽宮的行程,在城堡旁的花園裡,照例又得進行今天的靈修時間。馬牧師從約翰福音12:1-8要與我們分享關於「奢侈」的功課。從今早沙特大教堂和下午凡爾賽宮的行程,馬牧師要我們思考「奢侈」,特別是「為主奢侈」的意義。這實在是難倒我了。又,對我們這些一點也不有錢的傳道人和更窮的神學生而言,我們又能為主「奢侈」什麼呢?或許是犧牲自己最重要、最寶貴的事物吧!但究意要犧牲什麼?又,真的值得,或是耶穌真的要我們這樣的犧牲嗎?我心裡還是有許多想不透的地方。老話一句,事情好像也沒有那麼單純,至少對我。唉~是我想太多嗎?還是,又怎麼了呢?


再記:
1.今天一早初抵沙特大教堂就覺得自己不太舒服,一整天吹風淋雨又曬太陽的,果然是感冒了。下雨的巴黎真的冷,似乎淡水又濕又冷的冬天來到了巴黎。還好,硬是撐回了旅館。洗好澡、馬上喝了杯伏冒「冷」飲,果然覺得好多了。希望明天一切正常囉!

2.難得,今天到櫃台邊的公用電腦稍稍上了網,看看自己和大家的部落格,也順便收了四個信箱裡的email。時間不太夠(想早點休息,現在都十二點多了),明天還得早起,今天先降吧,明天再說囉~(明天也是我們在巴黎的最後一天,接下來,就要真的進去泰澤囉!)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