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澤日記二 2007/6/25

即使聽著自己喜歡的歌,也嫌太多。這湖太安靜。
輕風徐來,鳥叫蟲鳴,樹梢沙沙的聲音,在對我說什麼?
若不注意日頭光影的移動,時間彷彿就在這兒停了。

‘07/6/25 Taize St. Stephen's Spring


  今天是complete Taize Day,是完整的過泰澤生活的一天,一切按表操課。一早洗了澡之後,除去昨夜的沒洗澡就上床的困窘感,帶著飽滿的精神到教堂裡晨禱作為一天的開始。晨禱過後,隨即到廚房報到,這次我被分配的工作是早餐的洗碗與廚房清潔,easy。

  大概不到一小時,在眾人的合作下,所有的餐具和廚房大致清潔完畢。之後直到12:20午禱時間之前,都是自由時間。於是我趕緊拿出昨天寫好的講章草稿開始寫下詳細的逐字稿。很順利地,在上午就完成約三分之二的進度。接著午禱時間到,大伙兒又到教堂報到,在泰澤詩歌和上主的話語中,每個人用不同的方式,或靜默、或沈思、或在歌聲與燭光中讓生命共融。午禱過後,一樣排著長長的人龍,大伙兒等著領午餐。午餐終於吃到米飯,雖然泰國長米的米粒不會黏在一起,但比起昨晚的鹹綠豆湯好吃得太多了。真是感動。吃完午餐,原本想到泰澤唯一可以大聲喧嘩作樂的地方Oyak走走。可惜Oyak沒有營業,結果許多和我們一樣的人便只好投飲料機買杯咖啡在外頭聊起天來。此時離三點的Bible study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於是我又回到寢室門口,繼續完成我的講道篇。這次,可終於寫完了。

  下午的Bible study時間,聽口音應該是一位德國神父來給我們上課。今天的經文是路加福音12:14-37,也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對這個故事,他提了一些有趣的觀點,而印象最深的,竟是他對那位撒瑪利亞人為何先使用油再用酒的順序有意見。不過,說來也合理,總是要先消毒再上藥,聖經裡的順序好像有點怪怪的。真是有意思的新發現,回去再研究看看。之後,大伙兒分了小組,我和宛真選擇了「青年的老人組」,也就是25-29歲(我早超過了XD)組,而這組也果然是較「年長」的一組,成員幾乎都不是學生了。因此大伙兒討論起來,當然也更深入,想法更多元。但或許因為語言的問題,(除了我和宛真從台灣來,組裡大部分是德國人,還有兩個來自瑞典和瑞士的青年)英語都不是大家的母語,所以大家講的、聽的也都有點辛苦,甚至有人還需要翻譯。不過,年輕人嘛,這次算第一類接觸,大家聊得也頗開心。此後一星期還得和這群可愛的組員在一起,再看看未來的發展囉!

  結束小組時間,在簡單的茶點過後,到七點的晚餐時間還有將近兩個鐘頭。天氣很好,陽光曬得溫暖,和早上陰雨綿綿的天氣大不相同,於是想到湖邊走走,也讓自己一個人安靜一下。沿著步道向下走,走過森林小徑,終於到達湖畔,原來早有許多人已到這裡休憩。

  這真是一個沈澱心靈的好地方,靜謐的湖水,除非風吹,幾乎平靜無痕。風偶而吹過,樹也隨之應和。我散步到橋上,坐下,聽風聲,感受風吹的擁抱,心有所感,拿出紙筆,寫下篇頭的短句。再沉想,想想《新使者》的稿約,提筆又寫下草稿。隨著工作一件件順利進行,而我也享受在泰澤的退修生活,這比我原先給自己的期待更多,收獲更豐富,實在太感謝上帝了!

  晚餐時間一到,果然又是大排長龍,說實在的,有時還真覺得像難民營裡搶食的人們。今天晚餐吃通心粉,還有一成不變的法國麵包,乾而硬,但我也愈吃愈習慣了。飯後,馬牧師約大家分享從昨天到現在的收獲和感想,就像之前在巴黎每天都有的分享時間一樣。我這兩天已有許多念頭發生,而帶來這裡的工作也陸續完成,我相信這是上帝給我的恩典,是祂要我走上這趟旅程,即使我為自己設了阻攔,祂仍親自為我挪開。

  晚禱。我想要進入泰澤之心。我認為詩歌、音樂、一日三禱、退省、簡樸生活、聖經教導、青年……我眼睛所看所經歷的一切,其實都只是表象,而真正的泰澤之心,我想是「合一」,特別是在基督裡共融的合一。我還在思索,什麼是「合一」?如何合一?與誰合一?我相信「合一」絕不是「和稀泥」,也絕不是拿「愛」的大帽子,蓋住一切的對立與衝突。在差異中要如何達致合一?我想,這才是真正的泰澤之心,也是羅哲修士創設泰澤之初最核心的信念。我想,這是我在接下來這幾天的功課,而這功課,我更想在7月16日的樂生禱告會與樂生的朋友分享。相信這對所有人都是重要學習的功課。

  時間晚了,該休息了,其餘的。明天再談吧!(打算明早再洗澡,我也開始習慣西方人的生活步調了^^)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