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澤日記三 2007/6/26

  馬牧師提醒我們,在每次禮拜時,可以找一個關鍵字來默想。回想這幾天的經驗,我想在馬牧師還沒說之前,聖靈已經引導我了。因此,昨天的關鍵字應該是「合一」(united),而今天是「自由」(release)。

  或許我已經漸漸習慣西方人的生活步調。早上起來洗澡,之後出門晨禱;晨禱後早餐、打掃廚房,這應該就是我在這裡七天每天固定的行程。看著帶著我們一起工作的馬達加斯加青年志工Andrew(他年紀應該都比我們都小吧?)臉上靦腆卻滿足的笑容,我看了心裡也開心,這代表我們今天打掃得很好,也不用讓他多留下來一個人善後。這才是同工嘛!

  結束工作後,到午禱前又是自由時間。我趁機將昨天寫完的牧師資格講道篇重新再看了一次,也修了一些地方,至此,算是完成了。其餘的,就等回台灣之後再說了。午禱,隨著聖靈的領導,我放空自己,卻想起了《新使者》的邀稿,於是思緒飄到我所服事的學生和我的生活。今天午餐是沒有咖哩味道的黃色小米飯,雖是鹹了些,但仍不錯吃。餐後照例來杯咖啡,以維繫我下午的精神。

  今天沒有到湖邊,反而離開營地向村子走去。乘著微風,悠閒地在鄉間小徑漫步,隨走隨停,好不自在。法國鄉間的風景果然像月曆上的照片那樣美麗,雖然今天太陽不賞臉,天空陰鬱,但仍令人想起巴比松(Barbizon)畫派的鄉村風情。

  走了大概四五十分鐘的路程,終於回到營地。算算離下午的Bible study還有近一小時,於是回房打開電腦,為《新使者》的稿約起了頭,然後小憩片刻;不料睡過頭,到教室時,修士早已開始上課,遲到進教室真是不好意思。

  今天的經文是路加福音2:14-17,耶穌上耶路撒冷卻讓父母找不到人的故事。隨後的小組討論時間,宛真去了馬牧師的小組,結果只留下我一個英文不好的人獨自面對一群會講德文的人。聽著德英夾雜的討論(我們今天只討論了大家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想法,完全沒有討論講義上的問題),我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已經聽不是很懂大家在說什麼了,大伙兒聊的還是關於自己生涯規劃和出社會之後所會面對的問題。聽著大家談著自己的夢想,以及和現實之間的差距,面對家庭與社會的期待,光是西方的父母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早點離家獨立,就和台灣的狀況真的很不相同。在台灣,雖然父母也會希望孩子儘快長大,學習獨立、自己負責,但卻不總是希望孩子離家太遠,對孩子還是有很大的影響和控制。當大伙聽著我用很不流暢的破英文解釋台灣的情形時,大家也覺得好奇,畢竟東西方的觀念真的大不相同呀!

  茶點時間後,下午有個關於Mozart的workshop,主要是欣賞Mozart的鋼琴協奏曲(我忘了幾號)。修士花了半小時作了簡單的導聆(講的很不精采,大家似乎興趣缺缺),隨後播放全曲。此時真是睡午覺的好時機,環顧四周,或趴或躺,大家用自己最舒服的姿勢沈醉在Mozart如天堂般的樂聲裡。我觀察著四周的反應,當然還是陸續有人感到無聊而離開,但大致上看來,歐洲青少年對古典音樂的接受度真的頗高,我想,這畢竟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再加上從小這應該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即使在沒有影像(我本來以為是要看DVD,哪知道只有純音樂的欣賞)的情況下,許多青少年還是聽得入神。

  音樂會結束,差不多也該吃飯了。晚餐的青豆飯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原來光是青豆也能當主食,還真了不起!再來是晚禱。我還是決定不預設任何想法,讓聖靈引導。這次選的位子是右前方的坐椅區,在這裡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修士們的一舉一動。我發現,原來他們不都是跪著的。雖然有方便跪坐的小凳,但有人跪著、有人坐著、有人盤腿坐,只要是能幫助自己在禮拜中安靜心、合適的姿態都是被允許的,或者說,應該也沒有規定要什麼姿勢吧!

  在泰澤,有大人、有小孩,但最多的是青少年。有法國人、德國人、波蘭人,有瑞典、芬蘭、挪威的北歐人,也有俄國人和說不出名字的東歐、東南歐等國來的年輕人,當然英國、愛爾蘭、美國(很少),非洲也有少數,而亞洲則有印度、香港和我們台灣人……。在這裡不能喝酒,但抽煙卻被允許。這裡的青少年有乖乖牌,當然也有看來桀驁不馴的叛逆份子,全世界的青少年都差不多,那是個青春狂飆的年代。但羅哲修士始終信任年輕人,他也相信「修和」的力量要從年輕人開始。即使年輕人不成熟,即使年輕人常犯錯,但信任年輕人,給年輕人機會,一直是羅哲修士和泰澤團體一直努力從事的目標。在這裡,我看到「自由」與「包容」的力量,因著愛與信任,為了「合一」的目標,「愛」、「了解」、「包容」、「接納」是極為重要的功課,也唯有如此,人才能得到自由釋放,並且在無所懼、不須猜疑的情況下,真正的「合一」也才能達致。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妮子
  • COMMENT:
    第九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