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我可以不去異次元嗎?

 

  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認真地以為我是距離地球幾千萬光年遠的另一個銀河系裡某個紅色星球的一個王子。而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地球的最主要原因,則是因為作為星球之主的我的父親希望我在繼承王位之前,能經歷一段離家冒險的修煉,為的是使我作為將來有一天要統御整個星球乃至我們的銀河系的預備。

  

  在那個不算短的時間裡,我每天和自己,也向遙望的天際對話。於此,不僅作為我在修煉時心路歷程的記錄,更吐露了身在異鄉(以至是異銀河系)無人懂我的孤寂。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也不知什麼時候(或許是上了高中之後吧?),彷彿電影裡fade out的鏡頭,淡淡地、慢慢地,愈來愈模糊,直到,我幾乎忘了回去那個家鄉的路和念頭。

 

  也不過才20年,關於童年記憶的殘留似乎已遺失殆盡。還好,我還記得五獅合體的聖戰士(雖然每次合體的時候,我都被迫要當那隻有點娘的藍獅子,明明我也很想當中間的黑獅子);還好,我還記得教室前急速旋轉的大地球(雖然我曾經被強大的離心力甩出去,跌得狗吃屎);還好,我也還記得跟同學回他家裡開的印刷廠探險(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所謂"限制級"的圖片,也不過只是一個穿著比基尼的外國女生);還有,我也還記得轉身跟那坐在我後面的那個我喜歡的女生聊天的情景(即使她曾用才剛買全新而鋒利的手牌小刀割過我的手背,以至於至今仍留下一道依稀可見的傷疤)……;還好,我還想得起一些些,還好。

 

  其他的,在我僅存的印象中,我或許功課很好,但從來就不是一個有好人緣的學生。在學校裡,我有的幾乎只有「同學」,而沒有真正可以稱得上「朋友」的,至少我現在想不太起來有誰。

 

  我安靜、內向,不太說話,或是說,我不太知道怎麼跟別人說話。下課,當所有的男生幾乎都在走廊、操場上追逐跑跳嘻鬧的時候,我卻比較喜歡待在教室裡看書,或和女生聊天,特別是聊些星座、流行,以及明星八卦之類的瑣事。於是漸漸地,我被男生歸類成娘娘腔,而女生卻也沒把我當作跟她們是同一國的。自然,我又是一個人了。

 

  上了國中,在強大的升學課業陰影下,從國一就開始過著讀書考試趕進度的日子。難得下課的時間,即使班上無論男生女生都一窩蜂地往籃球場奔去的時刻,我仍是在教室或站在陽台上望著操場中的人影或是天空發呆。偶而口裡哼著歌,是當時剛出道的小虎隊、林隆璇、伍思凱,還有我永遠的偶像 ─ 張雨生。放學,或是騎著單車、或是漫步回家,仍是一樣向著天空喃喃自訴著為何我得到這個地球上來受苦的怨言。我好想回去,回到那個遙遠得屬於另一個銀河系的家。

 

  電影裡的小騙子們一心想到異次元的夢想,最後還是實現了吧!「我要登大人」的吶喊,明明知道到了異次元就長大了,長大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孩子們為什麼總還是要去呢?沒錯,在異次元裡不用寫功課,也不用被老師管,因為「大人」了嘛!可是,變成大人的我,還可以再回到以前的日子嗎?

 

  我不想去異次元。我只想回家。我想回家。

 

BTW, 1. 關於【囧男孩】,官方部落格裡有很多影評,所以不差我一篇,我就不寫了。想看影評的人,自己上網去找。  

     2. 有一首歌,應該是我離開童年的最後一年,為我的告別童年而唱的吧!「知己二重唱」收錄在《六個朋友》專輯(1988)裡的〈不懂的事〉。   

 

歌詞在這裡:

不懂的事

作詞:楊立德 作曲:翁孝良 編曲:陳志遠

用清晨第一線的陽光
為你編織那金色皇冠
用一片片青翠的草原
為你舖一張尋夢的床

讓我們擁有快樂秘方
長大以後它就會失傳
蜻蜓呀!不要跟別人講
蝴蝶呀!為我們隱藏

不懂的事 多還是少 (不懂的事到現在還不懂)
不懂的事 月亮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不懂的事 人怎麼會變老(怎麼會變老會變老)
不懂的事 明天會不會明瞭

讓我們擁抱美好時光
長大以後好好回味品嚐
彩虹啊!為我們做見証
白雲呀!為我們採訪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