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日記(五)2006/9/6

  今天是外出訪視的日子。當然,早餐過後先早禱,然後還有Bible Study時間。結束後,稍作休息才出發。

  今天的Bible Study是以約翰福音裡的五餅二魚故事為主。Leritio牧師要我們藉由耶穌所行的這個神蹟來思考奉獻的意義。或許我們每個人所擁有的都非常有限,亦或許我們有時更會羞於將自己所微不足道的擁有奉獻出來。但若我們願意,上帝要使用你。在五餅二魚的神蹟中,若沒有孩子所奉獻的那看似無用的五餅二魚,耶穌也無法行神蹟餵飽那麼多人。最後,牧師透過三個問要大家思考:一、若我們是故事中的孩子、眾人、門徒,我們會怎麼想?二、如果是現在的我們,我們可以為這些群眾做些什麼?而這些群眾又是我們生活周遭的誰?(有人說是每一個人,但我想,更重要的是那明明在我們當中,我們卻容易被「視而不見」的人。)三、耶穌挑戰門徒去思考「資源」的意義。當我們跟隨耶穌,我們要如何打破我們原本的限制,去對「資源」有新的看見和思考呢?出外訪視的行程以一個多小時顛簸的路途開始。車子裡雖然擠,但大伙兒隨著音響裡傳出來的樂音,唱得開懷、有說有笑,不知不覺間已抵達目的地(我根本忘了問哪叫什麼地方!)

  第一站是前往一個NGO組織的聚會所,這個組織集合許多當地的農民團體共同對抗Indo Rayon紙漿工廠。由於Indo Rayon公司過度砍伐當地的樹木,大量焚燒造成空氣污染,又製造廢水污染農田,並且還與政府掛勾謀利。他們的所做所為,事實上已經嚴重影響當地農民的生計與生命安全。

  在與各團體代表座談的過程中發現,與會的代表大多是上了年紀的農民阿公阿媽,甚至有婦女組織的代表也參與其中。對於財團的剝削和殘害,在抗爭的漫長過程中,已造成因而數十人死亡,其中甚至有人至今原因不明。說到激動處,當地一位農民領袖,是位年長的阿公,甚至哽咽了地說不出話來。但狹小空間裡擠了數十人的聚會,再加上濃濃印尼腔的英文,實在有點令人難以集中精神、專心聽講,睡意也不斷襲來。即使如此,還是透過許多蛛絲馬跡了解了當地農民對抗工廠的大致情形。不過,並不很詳知細節了。

  午餐過後,接著向山上去。原本以為有機會進入Indo Rayon公司看看,結果沒想到只是到山腰上,從遠處觀看整座工廠的規模。還真是佔地廣闊的大工廠,看著巨大煙囪裡裊裊升上的白煙,再看到空地上一座又一座炭灰積成的小山,實在難以想像工廠對當地造成多大的污染和破壞。

  下午前往當地一位農民領袖的家中。這位阿伯看來應該算是當地經濟較好的有錢人,家裡的擺設和格局都顯示出他並非一般貧窮的農民階級。在短暫停留後,大伙兒被分成八組人馬,前往不同村落寄住,期待透過進入當地農家的生活,並與農民交談,可以更了解他們目前的處境與心聲。

  我和以勒與三位GMKI的伙伴被分成一組。一位是來自Pabua的Chaly,並且還有Mean和Srimun(?),他們一路協助我們翻譯和介紹。首先到達的是一個孩子很多的小家庭(應該是當地一間小吃店),房子前庭有許多長桌椅。一開始大伙先在前庭聊天,由於一整天下來,老實說,大家也都累了,所以實在沒什麼精神思考些深入的問題,更別說還要再以英語交談。因此,大伙也只是閒聊些生活瑣事,有一搭沒一搭的。客店的主人招待我們用晚餐,很平常的印尼晚餐,只有米飯和魚,再配上鹽漬大黃瓜。由於我不吃魚,女主人還很好心地為我煎了一盤蛋,使我一方面因為女主人的好客而感動;另一方面為自己的挑食深感內疚。

  酒足飯飽後(Tuwak是一種印尼傳統白色飲料,是以樹液加水而成。雖然不是酒,但喝起來卻有酒味,也會使人微醺,印尼當地人最常喝的飲料),又驅車前往下個地點,原本以為已要休息,但事實上則是前往另一家小店,同樣喝著Tuwak,同樣聊的是Indo Rayon的事,看來這幾乎是當地人唯一關心的事了。言談間,村民們向我們表達了他們對NGO團體的不滿,一次又一次的來訪,一次又一次的抗爭,但卻實在得不到想要的結果。他們真的累了,真的感到疲倦了。但除了每天聚在一起聽歌、喝Tuwak和聊Indo Rayon的問題外,還能做些什麼呢?他們要我們給意見,但我們又能給什麼意見呢?

  在短暫停留後,我們終於前往今晚過夜的地方,是一個很普通的基督徒農民家庭。客廳兼臥室乾淨而寬敞,但也僅於客廳。再進去,裡面就如一般農舍一樣,堆滿各種工具和物品,牆壁沒有粉刷,地板也只是水泥,而浴廁則更為簡陋。

  這家的主人是一位農民伯伯,還有一位也許是他的母親,一位非常慈祥地阿媽(Obun,印尼語:阿媽)。晚上大家聊得滿晚,話題同樣圍繞在Indo Rayon的問題上。伯伯告訴我們,他的弟弟不知何原因在工廠裡過世了。他還告訴我們許多關於Indo Rayon和當地的故事,包括一對差點因為抗爭而離婚的牧師夫婦(牧師支持抗爭,但牧師娘卻因怕危險而反對)。話語裡,雖然大多以我聽不懂的印尼語對話,但從他們的表情、語氣和動作中,可以感受到Indo Rayon對他們的嚴重影響,以及他們對Indo Rayon的氣憤與不平。伯伯也提到,其實他也不太信任這些NGO團體,因為他們來來去去,並不與村民們同住,對他們的幫助也就極其有限。但即使如此,他仍希望我們此次來訪仍能對他們所遭遇的問題提供些意見。而我們又能給什麼意見呢?我老實且無奈地告訴他們,此次我們來,無非是要去看、去聽、去體驗、去學習,對於他們所面臨的問題,我們所知非常有限,而這也非我們能力所及。但或許至少,透過我們所看、所聽、我們的體驗,我們可以將這些資訊帶回台灣,讓更多人知道在印尼有這樣的事正在發生著,而我們也能為這裡的人民,與他們所遭受的困難和他們的掙扎來禱告,或許這就是我們能做的最大努力了。

  「這才是真正的印尼!」在我還沒有來到這裡之前,對印尼的印象大概只有峇里島、雅加達之類的觀光勝地,或是台灣許多的印尼勞工。透過這次外出訪視和生活的體驗,我想我是真的看到真實的印尼了。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