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去參加了一個學姊封牧的感恩禮拜,禮拜莊嚴隆重,畢竟這是每一個獻身的傳道人一生中的大事。在這場禮拜中,卻因講道的牧師一句「民主害死耶穌」,實在讓我坐如針氈。

  他的意思大概是,耶穌會被釘上十字架,就是被「民主」害的。因為,當彼拉多找不出耶穌的罪狀,卻礙於衆人的壓力,而將耶穌釘上十字架,所以就是「民主」害死耶穌的!而他的立論點是,因為「人民自主」或「人民所欲」者,不一定是「神之所欲」,所以才會導致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慘事,所以我們都要以「神之所欲」或主張「神主」來取代「民主」……這樣的解經實在讓我哭笑不得。首先,耶穌被釘十字架一事,表現上看來是群眾的要求,或是彼拉多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而做的妥協。但耶穌自己也很清楚,十字架的道路就是祂降生為人的目的。若不是耶穌在十字架上流的血,如何能成就神的救恩。那麼,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事件難道也不是「神之所欲」嗎?

  再者,撇開神學問題不談。當彼拉多屈服於群眾壓力,而將耶穌釘上十字架的決定,不就好像前陣子一些穿紅衣的人想靠著群眾力量,而企圖越過司法程序,想將尚未審判的總統或其他人拉下台,或關進大牢裡嗎?(其實兩年前那「兩顆子彈」的事不也如此,就是國際法醫鑑識權威講話也沒用,不信就是不信呀!)所以,不只二千年前的耶路撒冷,就是現在的台灣,這些事也層出不窮。難道這就是「民主」的錯,難道台灣的社會,「民主」太過開放,而沒有實行「神主」才會導致這種亂象?

  各位大德,行行好。台灣的「民主」是先人們辛辛苦苦打下的根基,雖然尚未成熟(實在是台灣需要更完整的公民教育),但千萬別把它跟「民粹」給搞混,而因噎廢食啦!「民粹」和「民主」,雖然力量都來自人民,但有自主思想的人民和被耍得團團轉的群眾根本是兩回事。世界的民主是靠著幾百年來思想家的辯證和革命家的奮鬥而來,台灣的民主更是因著民主前輩們的胼手胝足才有的結果。若不是台灣現在有這樣的民主,這位牧師(和我們大家)哪能常常履行公民義務、對時事發表高見,享受在民主國家的自由與人權呢?大家要存感恩的心呀!

  即使「民主」不是世界大同的萬靈丹,上帝國的理想也得靠上帝的旨意來達成,但對於「民主」制度,我認為這是上帝賜予這時代的恩典。當然身為基督徒,在「民主」制度之下,我們更該以信仰為根基(或許我們骨子裡還是「神主」吧!),在我們行使公民權的時候,好叫基督的道從我們身上實踐出來。因此,我認為我們還是該珍惜「民主」所帶來的果實,並且得好好保護它,讓它能長得更好;除此之外,更得小心,別因為仇恨、偏見、誤解的病蟲害而讓它成了「民粹」的壞樹了!
創作者介紹

工友小片‧新學舍

kppan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片
  • COMMENT:
      下午po完這篇文章,晚上就看到總統涉嫌貪污和第一夫人被起訴的新聞。不久,沈寂了好一陣子的施主席和紅衫軍又集結在凱達格蘭大道,當然所有的新聞台也開始大張旗鼓地報導或是請各大名嘴來好好分析一番了。

      很佩服陳瑞仁檢察官的談話,就是強調絕對沒有政治力介入,一切靠證據說話。即使曾是黨外人士的他,還是把阿扁和阿珍給起訴了。這時候,就要看到底是誰在支持司法,誰在操弄司法了?平常講司法不公的人,想包圍司法院的人,覺得阿扁在控制司法的人,現在卻因為陳瑞仁的起訴,反而大聲叫好。原來的豪氣呢?說穿了,還不是只會講對自己有利的話,然後把跟自己意見不一樣的人,用莫須有的證據抹黑掉。真是太荒謬了!反觀現在如臨大敵的民進黨,可是真的哀鴻遍野了啦!但是有人出來講司法不公這類的事嗎?還好,還頗識相的,至少還保有身為執政黨的大氣,只是這關看來真的難過啦......

      當然,在這個事件衝擊下,各黨各派也開始進行各種沙盤推演;說穿了,還不是為了各自的利益。看好戲的,頭殼抱著燒的,打蛇隨棍上的,大家各顯神通,是危機,是轉機,還是豬羊變色的好機會,就端看這些政客們的本事行不行了。

      或許這對台灣人民來說,也是個公民教育的好時機吧!不管你原來站哪邊,現在發生了這個驚天動地的大消息,要怎麼去想,怎麼去看,怎麼做決定?是自主思考的結果,還是又跟著人家屁股後面走?就讓大家自己想一想囉!
  • H.E.
  • COMMENT:
    看完剛剛的新聞,也有種很妙的感覺。

    深深體會到你說的:
    平常講司法不公的人,現在卻因為阿扁被起訴,反而大聲叫好。
    說穿了,還不是只會講對自己有利的話。

    今天凌晨 施明德被警察驅逐出凱達格蘭大道,
    驅逐過程中,他率群眾頑強抵抗,
    警察勸他:可以先申請嘛!
    他竟然大吼:為什麼要申請!!

    真是昏倒耶!

    他要司法公正,
    但他卻連法律都不管了!
    這可是連法治觀念都沒了耶!

    妙,真的妙,
    為了自己什麼都說的出來,
    真是妙的很。
  • EP
  • COMMENT:
    彼拉多決定讓耶穌上十字架, 依當時羅馬的統治, 乃是彼拉多一人決斷即可, 法利賽人和其他民眾的意見僅是他願採用的附加理由, 並非必要條件, 既非古希臘城邦中有自由民身分之公民集體決議式的民主, 也不是現代定義下至少需要獨立司法體系運作的民主, 說是民主殺死耶穌, 確是太過了.
  • 太破
  • COMMENT:
    (路人插花)
    我想台灣有很多人並分不清楚「民粹」和「民主」吧…彼拉多的決斷,的確是因為受到民眾的壓力,而民眾的怒吼也是部份人士的私利,當一個人或一群人聲稱自己的主張就是全民的利益時,那就是民粹。

    不過話說回來,人也的確因為不要「神治」,才會出現政治,又根據Schmitt,政治就是區分敵我,那麼在這過程中,當然是民粹最好用啦…尤其是台灣的政治文化還離公民文化有一段距離的時候…
  • sofia
  • COMMENT:
    我只能說,
    任何人碰上政治,
    都是盲目的,
    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觀點不同、角度不同、意見不同,
    還是好好讀聖經吧!
    -----